首页 » 友情文章 » 我们都上大学去

我们都上大学去

我们从没有做过上大学的梦,因为我们村从来就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。不过我们上不了大学但一般都上小学,可是小学上得又不安稳,谁的家里需要劳力,马上就叫他们的孩子辍学。所以,我们一个班在一年级时有13个人,到了五年级,就剩下我们5个人了,而且都是本家自己人,王连喜当班长。在村里,没有我们不敢办的事,都说我们“捣蛋得欺天”,就连班主任也被气病了,回城里看病再也没回来。过了好几个星期,学校就换了同村同族的王敬民来教我们。王敬民三十多岁,高高的个子,别看他比我们大十几岁,却是我们的晚辈。论辈分,我是叔叔,王连喜他们四个就是爷爷了。王敬民的课讲得很有意思,总而言之就是故事开路,先吸引住你,再往下讲课,这样的方式我们真的很欢迎。可是一让做作业我们就不高兴了,因为我们已经两年没有做过作业了。他给我们几个人都打了不及分,又在课堂上批评,我们可恼火了。王连喜就喊:过来,过来,我是你爷爷,我叫你过来。王敬民无可奈何,因为我们村就一个族,村里老人对辈分还挺重视的。我们几个就越发调皮,齐喊:现在是四个爷爷一个叔叔集体处罚你,王敬民马上来!王敬民只好过来按照我们的要求把腰弯下,我们伸出食指和拇指弯成一个圆,每人在他头上弹了一下。王敬民夸张地哎哟着,说:你们这些捣蛋虫!他没说下去,我们毕竟是长辈,他没有办法。

第二天上课,王敬民突然说,你们想不想上大学去?上大学去?是不是那天我们在他头上弹时下手太重把他弹成了神经病?我们会有上大学的命?再说,我们才上小学五年级,离大学还差十万八千里。我们就笑嘻嘻地说:想是想,就是太空想。王敬民一下子摆出了晚辈人的随便来,大喊:走,咱上大学去。不由分说,拉着我们上了一辆开向城里的客货两用车。看着两边的树木飞快朝后跑去,我们可得意了,上大学不上大学先不说,这次旅游要比掏鸟窝比挖田鼠洞比捉水蛇有意思多了。

没想到王敬民真的领我们去了大学。这所大学还是全省很有名的一所大学,只是没有在市里,在距离市区十多公里的地方。首先那个大门就气派得叫人吃惊。门岗在屋里并不出来,汽车来了,电动栅栏门会缩起来让路。王敬民经过一番交涉,领我们走进了大门(王敬民交涉时,我们才知道他的一个高中同学在这里当老师)。嗨,还真是从没见过这样好的地方!绿茵茵的草地上伸着长颈灯,路边一丛一簇鲜花的香味沁人心脾。石板铺就的甬道上青年人三三两两拿着书本散步,高大的楼房上美丽的玻璃幕墙像是神话宫殿一般。教室里,大学生们看着大屏幕电脑听老师讲课;图书馆里,好家伙,一格格一柜柜的书本快把我们的眼睛看花了;电梯呢,上上下下,头脑有些晕乎,像坐飞机一样。实验室里,瓶瓶罐罐,还有不知名的仪器高高低低,酒精灯吐着蓝色的火苗。还有宽阔的体育场,篮球足球排球飞上飞下……大学真大呀,大学真美呀,我们的心被震撼了,小脸严肃起来,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在血管里膨胀。

王敬民说:咋样?

王连喜说:这个……这个……真是比天堂还好啦。

我说:让我在这个地方过一天就美啦。

王敬民说:这里边出来的大学生,机关、学校、工厂、解放军都抢着要,为啥?人家有本事。像咱开后门人家也不要。比方咱村的支书,又是送礼又是说好话,儿子才安排到县电缆厂,还下了岗。这所大学的毕业生,挺起胸膛做人,到处有人抢。自己饭碗铁不说,还光荣,给国家做的贡献大!像咱借用县农场的自动收割机,就是这里发明的。那算是小发明,这里大小发明一年几百项!你们想在家窝窝囊囊过一辈子,还是想上大学,做大事,给国家做贡献,过上好日子?

我们一时忘了自己长辈的身份,一起回答:想上大学!

王敬民说:那就好,上大学就得好好学,认真听讲,往心里听,认真做作业,往心里学,得靠自己用心,得靠自己吃苦!

当我们朗朗的读书声响彻小村上空时,去地里劳动的好多人都拐到这里看热闹,说:王敬民真有本事,咋把这几个捣蛋泥猴制服了?

一晃六七年过去了,我们这一班的5个同学,真的都考上了大学。每年过年回家的时候,我们都去看望王敬民老师。我们规规矩矩,恭恭敬敬。王敬民老师开玩笑说:别这样,你们还是长辈呢。我们全都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发表感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