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 伤感日志 » 流年,铅华洗尽

流年,铅华洗尽

最好不相知,便不再相忆

——题记

流年,便这样走了,不再重回。门前的枝丫绿了便又黄了。黄了,却又悄悄地青了。在某个冬日,及细细察看那些繁华,只不过留一些苍黄的根梢。也许残酷得什么都没留下,枯萎,干干净净得仍是那捧黄土。明年,明年还会来一些信息,或者有些萌芽成枝枝蔓蔓,缠绕在某些时候吧。

转身。咬牙。生活里本来就是这样一些平淡。看看小说,总是出现偶然。偶然的日子里,回忆起那些云淡风轻,蜻蜓点水却也微微波澜荡漾。听听老歌,尤其听那首唱得惊心动魄的歌,思绪没来由便沉淀了。你会爱我久远吗?能保证一生一世吗?有些爱,真的只适合放在心里,相见真的不如怀念?

轻轻的,拥在怀里。悄悄的,把眼泪擦干。转身,就是相隔千山万水。仰头,是那些漂浮不定的云,低头,是一些随寒风盘旋的枯叶。梦里相遇时,你快捷绕过孤山,羞涩地躲藏起来。珍惜相遇,是坚守缘分的一把铁锁。你说,许一世繁华。我说,一生平淡足够。该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心中的感受,是一种淡淡的清愁还是一种深深的遗憾。

很多时候,把自己沉醉在繁琐的俗事中:养养小动物,烧烧小菜,打打羽毛球,甚至在网上乐不思蜀地种菜偷菜,也玩大富翁。。。当一切都疲倦时,才发现这些都是虚空的。有些事情,过去就是过去,不可能如童话般重新被时光机拖将出来。如果一切都能重来,如果什么事都能预料,我还会作出新的选择吗?十年,二十年,甚至更长,我有理由找一种新的借口,握住那双温柔的手,牵住那双温柔的眼神,只不过,往事休要再提了。

然后,想拼命找一些值得流恋的物或事。翻看一本本荡气回肠的小说,故事里的主人公落泪了,我便也流泪。合上书,突然明白那些逝去的初恋,是为了温暖最现实的人生。现实,其实是公平的。文字是记灵人生的那些棱角的延伸过程,而我,总在流年里遗忘了什么。

那一夜看杜拉斯的文字,真是形象而刻骨。她在年老时与自己的回忆相遇。所有的往事都隐匿在时间之后。其细节连当事人都无法清澈唤起,年轻人的血肉风化枯萎。八十岁的年龄,想起十八岁的旧事,苍老的脸上便有了红晕。你会爱我久远吗?许一世繁华,不如抓紧眼前更真实的幸福。

翻开尘封的信箱,翻起被闲置了许久的博客,熟悉的乐曲依旧,心情却起起落落不再平静。我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啊,而你会理解吗?而你会给我更多吗?相识的情人节里,你没送我一朵玫瑰,每一次,我只沉醉在你深情的眼神里,爱不是形式,却是付出。重温旧事,爱也许不过是寒冷的冬夜里,相依相偎着看看电视,聊聊天南地北,也许拓那么个深夜里,朦胧的你把熟睡的我倚在怀里,还不忘掖一下被角。

许一世繁华,只不过是一种空想,许一世繁华,还不如换取日日温暖的守候。一世那么长,不可能日日都是花团锦簇,一世就是一生,一生的岁月里,珍惜每一缕拥有的幸福。于是守在夜色里,守在一盏温暖的烛光里,看一篇小说,被小说里的故事被吸引,那些生死绝恋都只是想象的美好,我只愿平平淡淡的,听楼下熟悉的脚步声,门开处,露出是一份相契的微笑。

俗世逼近,铅华洗尽。抱住一抹暖色,春天说走就走,蝴蝶在窗棂逗留。通往夏天的行程仍将继续,北方延边无情的寒流还不时侵蚀易感的心,但这又有什么呢,繁华终不能久长,久长的是内心的葱笼,提一盏宽容而豁达的灯盏上路,牵着理解的爱之手上路,不管春夏秋冬,心中总是盛开着一季季芬芳吐蕊的锦绣。

发表感言: